拂曉

[叶ALL] Adventurer 03

為了解釋背景會花費大量字數。

文筆不保證。

刷了三遍原作還是抓不到人物神韻,OOC就OOC吧。

退役後沒有戲份的角色全部死亡設定,自覺會被發刀片的注意。

世界觀是拼湊出來的,熟悉感在所難免。

私設滿天,為了這些設定肉文都不肉文了。


-------------分隔線-----可能會坑喔---------------



    两家战队的人对自己队长会晚到习以为常,陈果也先将资料都发给大家,但解说总是需要叶修,周泽楷也不可能不听。

    好在他们没让人等太久。

    回来的枪王脸色比平常更红润些,漂亮的双眼水汪汪的,直让人感慨不愧是联盟男神。

    轮迴队长就座后,会议总算开始。

    但有叶修在,会总也开不了多久。

    「叶前辈,你们比联盟预估的任务执行天数多用了1天,是有特殊状况吗?」

    「重要的该注意的我都写在报告裡了,你们把我给联盟的资料多翻翻。」

    「那没承交给联盟的是……?」

    正中央的立体投影上,呈现的是这次探查任务「望月之森」林中小镇的全景,屋子错落在高大的树中,高高低低的空中阁楼看起来像是森之精灵的木屋。

    「你们跟平面图对照下,这个镇子可以称得上城市了。」

    是的,照地图看起来,望月之森的森林小镇裡什麽都有,旅馆、酒馆、打铁舖、缝纫坊……一座城市需要的基本设施依应具全,堆叠其中,低调又安静。

    「这是镇中心的石碑,望月之森的名字就是从这裡面看到的,也写了小镇成立的时间,距今有130年了。」

    叶修将中心的石碑放大,虽然石碑的照片就印在资料裡。

    「除此之外呢?」

    江波涛总觉得有哪裡不对,他没有漏看投影中那个堆满穀物的磨坊,以及凌乱摆放着成品跟半成品的铁匠铺。

    「这个镇还遗留着多少生活痕迹就不用说了,你们有人记得,上次联盟拓荒遇到其他人类是多久之前吗?」

    这问题很无脑,也很尖锐。

    就记载上,最后一次在开荒时遇到原住民,那是久远的第二区开荒时代,现今佣兵界已经没有那时候的人了,这也是世界重大历史事件,甚至可以说是常识。当时的探索之惨烈,连翻阅史书都宛如看到鲜血。

    但真正的最后一次见到人类,是第三次神之领域探索,至今被知情者掩埋的事情,却不比第二区的血路温柔。

    曾经在那时捡回一命的人,描述起当时的景况,用的都是同一个词。

    地狱。

    那年的神之领域是真正的地狱,别说死亡名单,联盟连死亡人数都弄不出来。因为纪录者跟资料也被当时的血淹没了。

    那年的神之领域成就了许多名人,最受瞩目者当属叶修。当时的他还叫做叶秋,用的是当时最顶尖的武器却邪及其驱动仪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就此封神,往后好多年,叶秋浴血奋战的英姿都是人们的谈资。

    近年新进佣兵团的箇中好手在拓荒时遇到的险情越来越少,军事武器的进步及现代科技产品让现在的拓荒变得简单,佣兵团附属战队更全力打造他们的明星成员,用他们强悍的实力跟附加价值募兵、管理、甚至隐隐形成有如宗教的偶像崇拜。

    别说普通佣兵了,随着这个圈子淘汰人的速度,斗神一叶之秋开始被认为过誉,过时,也就慢慢没多少人在意,跟着被遗忘的,还有当初前人经历过的艰辛。

    其他人类的存在对一线人员无疑是灭顶之灾,至少对在圈内打滚多年的老兵而言是。但现在,还在前线的老兵们已经不多了。

    对于兴欣一众凝重的表情,孙翔倒是不以为意。

    「遇到危险解决掉就好啦,人类总没有那些神兽魔兽的强吧,你们在怕什麽。」

    「嗯。」

    「总之这是个重要情报,不过我想前辈的意思应该不只是提醒我们第十区有原住民吧?」

    相较之下,江波涛考虑的比较多,但他也是近几年才成为佣兵,对曾经的故事没有太多实感。

    叶修也知道当今轮迴战队号称所向无敌,无论哪种任务都没失败过,也就点点头不再囉嗦。

    「比起第十区还有没有原住民,我更在意他们是何时离开望月森林,又是为何而离开的。」


    光是他们的世界裡,智慧生物就不只人类。不说神之领域的结界守护者,普通区每年都会从时空裂缝掉出来的时空流浪者中就有不少智慧生物,让各家军团疲于奔命,但没有哪一种智慧生物,比拓荒时遇到的原住民更恐怖。

    联盟在新世界得到的资源实在太丰富,导致整个活动越发冒进,占领一个地方,捣毁当地的信仰中心,将原生物驱逐,然后将所有的好东西都拿走。

    这个做法直接导致了10年前第二区那场「血腥游乐园」事件,大批的流浪原住民组成的反抗军屠戮被开发成大型度假胜地的故乡,只求毁灭,不接受任何招安及利益交换,最终造成上千人死亡。

    事件过后社会没有检讨他们在新世界的侵略行为,反而像是报復般投入更多兵力在第三区,那年的第三区几乎被横扫,却再也没看过任何人类了。

    至少纪录上没有。

    那年神之领域鲜血的付出是有代价的,他们带回了一个革命性技术——驱动仪製作原理。

    曾经的佣兵界,驱动仪是种既吃运气又吃操作的太古遗物。

    利用隽刻在宝石裡的纹路收纳兵器作为魔力使用媒介,再辅以魔力做出超越物理理论的特殊技能,光是使用,体质、力量、运气几乎缺一不可。太古遗物的魔力需求太高,操作太複杂,在第三次神之领域探索前,能真正发挥驱动仪价值的佣兵一隻手都数得出来。

    大漠孤烟韩文清、扫地焚香郭明宇、一叶之秋叶秋、索克萨尔魏琛、王不留行的主人王杰西,连王不留行前任主人林杰都做不到。

    驱动仪的解构让它在启动上变得容易,武器适性大幅提升,甚至开始有现代科技可以製作出彷品,于是驱动仪变成佣兵界入门配备,就算不是体力型工作也可以搞几个玩玩。

    但无可否认,真正的高级品仍是那个没有纪录的文明留下的遗产,那些神级驱动。

    再后来,第四区探索一口气崛起了好多神级驱动,以及掌握利刃的S级佣兵。


    叶修转玩着手腕上的驱动仪,有些愣愣地回想遥远的第三次神之领域拓荒。如今的佣兵界,经历过的人已经所剩无几,大家都沉浸在新科技带来的璀璨和对资源的追求。

    其实每次的神之领域历险都有不少人死亡,或者说,他们这些一线佣兵,每次的出击都沐浴在危险中,直到变得麻木。

    细心如江波涛,最切身的经验也只是第七次那场造成神补方士谦离去的天空庭园坍塌意外,可那时的震撼对在第三季就入行的老人们来说一点也不够看。

    新人们会认真提防每次战斗的对手,同时磨练自己,不骄不襟踏出每一步,帮自己、军团奠定新世界的立足点。他们坚信着实力就是一切。

    「现在的年轻人啊——」

    叶修的感慨很轻,只有坐在旁边的乔一帆听到。

    无法批评他们的天真,因为他们从不曾轻视可能的威胁,但也不曾将谁特别重视。

    所以,只能用更强大的力量击碎威胁了。

    叶修率先宣布会议结束:「该给的资料也给了,要做测试的等联盟就好,反正在结果出来前也不会有后续任务,都散吧都散吧。」

    沐橙居然没有来迎接他,太反常了,他要去看看。


    结果叶修在训练场找到苏沐橙时,正好赶上他的好妹妹一砲轰翻一寸灰加上小手冰凉。

    对练当然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双方用的都是训练场的模拟武器,声光效果十足但打在身上就只是会痛而已,危险度比跟叶修真身上场打指导还低。

    场边唐柔跟邱非坐在梯形看台上吃点心,还有一个孙翔在那急躁的走来走去。

    下一阶上,轮迴其他成员跟嘉世成员挨着,正认真的观看赛场,江波涛也亲切地向后辈们解说这场练习的转折及重点。

    「怎麽你们比我还快啊。」

    刚刚想着沐橙大概是逛街还是追剧才没跟陈果一起迎接,结果人不在宿舍,接着他就收到战斗格式传给他的讯息,说他们要借训练场继续打,邀了好多人。

    「前辈!」

    刚刚擂台场来不及打招呼,这下看到人,邱非立刻叫了出来,嘉世小年轻们也一阵问好。

    「邱非啊,你们怎麽全都跑这了。」

    一跃上看台,叶修顺手就揉乱了凑上来的小后辈,这人看自己的眼神一如往昔,平淡的表情藏不住目光中满是自己倒影的样子,彷彿看见的是全世界。

    徒弟一号还来不及回答问题,那个在后面走来走去的傢伙就跑来拎人上场,唐柔跟着跑下去了。

    于是回答问题的工作被交到枪王手上了。

    「孙翔……也想打。」

    啊,这样啊,好胜的小唐因为擂台被打断不甘心,拉着没有练习对手的邱非续摊,正好碰上来找邱非叙旧的孙翔,三个热血青年就手拉手准备打一场,顺带稍上自家队员。乔一帆跟安文逸本就勤勉,回来后休息完就继续训练也很正常,会跟沐橙打大概是唐柔凑成的巧合。

    叶修很瞭解的点头,三个战法对战开始。


    三人站成三角相望,身上的常服从脚开始变化,如同换场特效般将驱动仪的完整着装刷出来。

    三个战法叶修都很熟悉,对寒烟柔的瞭解之最,这个驱动整身製作都是他参与的,武器也是他精工细琢的杰作,比多年前苏沐秋做的却邪也差不多。

    却邪是黑色基调的长枪,华丽程度比不上随时流转火焰,彷彿要烧掉持枪者的火舞流炎,但其真正沐浴在血污中出世的锋芒让两人精神紧绷起来。

    邱非的长枪是在他离开嘉世后才得到的,因此除了外观跟攻击力,叶修并没有亲自摸过那把锋芒内敛的兵器,但无论如何,他对这个自己手把手调教出来的孩子绝对不陌生。

    公式纪载上,驱动仪给各属性职业的防御装备是有本质上差异的。有的是轻甲,有的是重甲,甚至有板甲跟锁甲配置——在快节奏战斗上,穿上这些碍手碍脚的装备只会增加死亡率。

    驱动仪能将着装真正变得毫无重量,契约者只需要负担本身穿在身上的衣服就够了。但着装具现是真价实的,如果真的弄了一身板甲配置,那行动间彼此敲打在一起的撞击阻碍就够弄疯人了,最后只有持盾的骑士会真弄一身铠甲给自己,并且在关节处用鳞锁甲、皮革等等可动性较高的材料做补强。

    所有人着装完毕,寒烟柔长枪一转,一个斗破山河扫了霸碎冲向一叶之秋。

    「小周啊,你觉得孙翔的一叶之秋如何?」

    场上三人没有结盟,同时受到攻击后战斗格式撑枪往后一跳,还没落地就朝孙翔前方豪龙破军冲上。

    一叶之秋对着姿态较低的战茅一记强龙压后立刻将枪往上一挑,招架冲到的战斗格式。一时三人身上闪满炫纹。

    邱非落花掌打向唐柔,对方所幸就地一滚避开,一掌打空的邱非往前两步稳住身形,正好错过强押豪龙破军的却邪。

    伏龙翔天近距离一次叼中交叉重叠的二人。

    「很强。」周泽楷回到。

    邱非紧急时刻只能保证自己握枪的手不被控制,被龙头带走的瞬间调整身形乾脆在空中用单手对打一叶之秋打连突,几番招架后两人身上满满的炫纹光彩夺目的。

    伏龙翔天的控制不会太久,幻影一消失,孙翔乾脆像刚刚邱非那样空中一个转身,也赏唐柔

    一个豪龙破军,邱非调整姿势落地,顿时洒了一地血。

    「唉,三个都爱拚,打练习赛就上真身了。」

    真枪实弹的拼命不可能不受伤,伏龙翔天的龙是魔力投影,撞击力及锋利的牙齿都不是假的,光是擦到都能造成伤害,别说是直接被咬住,孙翔腰侧的布料已经红了。

    「讲真的,你们一个月要发多少衣服给他啊,这麽爱打他衣服够换吗?」

    「嗯……孙翔会洗。」

    「怪不得有时候是髒的。」

    用魔力带动的冲刺很难靠技巧格挡,对上满身炫纹加成,闪到晃眼的一叶之秋,唐柔连力量都比不过,但是男女对战,本来就不可能拚力量。一个转身错开攻击尖端,唐柔顺着豪龙破军产生的魔力冲击打一个落花掌,把自己送出攻击范围外,战斗格式跳上来,长枪撞上横架的火舞流炎,瞬间,流炎顺着枪柄直烧战斗格式,逼得他不得不用风捲残云,将火焰送回去,抬脚往前一踢正中目标握枪的手,迴身落地再反手一刺,杀退红色战法。

    伏龙翔天一击不中的孙翔回头也是一个龙牙上来,打在两人枪上。

    一时间,三人战成一团。

    「前辈别担心。」

    乖巧的后辈指的当然不是场上三人气势如虹的对打,而是他刚才在会议室的反常。

    从认识这孩子起,他就不擅言词,对他人的所有嘲弄或奉承都是一个反应,标准的只做不说,用强大的战斗力让周遭所有人闭嘴。

    对于「人类」的恐怖,周泽楷才该是方才会议中感触最深的。

    他是十年前血腥游乐园事件倖存者,被叶修从尸堆中挖出来的小男孩。

    这场对练结束于两个队长上场压倒自家队员。

    一身沙尘溷着血的寒烟柔简直杀红眼,叶修用伞尖跟伞柄抽出的刀将人钉在地上,再压上膝盖,才成功制止爆走的妹子。

    邱非在听到叶修喊停时就接连后退,这时也收枪停下,手上到处是烧伤左脸划破的口子已经被血堵住了,三人裡最髒的就是他,但除了左肩一开始被伏龙翔天咬出的伤,几乎没有大碍。

    孙翔看起来很乾淨,至少脸很乾淨,这时单膝跪在地上喘,右腰到腿看起来一片深色,但一叶之秋一身黑,基本上看不出来,除此之外,他是看起来状态最好的,至少比旁边那个躺了就爬不起来的跟靠在自己枪上喘到像是要断气的比起来好多了。

    几个队裡的治疗上来几道光疗伤完毕,唐柔跟邱非就被打了。

    「太乱来了。」

    「唔……」「是……」

    「小唐刚刚应该趁有着无属性炫纹跟火属性炫纹的时候绕背,正面打孙翔的长枪不但拚不过还可能受伤,被撞得很难受吧?」

    方才硬吃却邪的一下就把她撞出内伤,差点爬不起来。

    「邱非你也是,不是还有任务吗,别太拚了。」

    堂堂队长被训话通常会让战队尴尬,叶修只是摸摸邱非的头,传了做好注解的录像给他,然后把嘉世小朋友们都赶走。

    孙翔一脸複杂地看着他们。


    现在是彻底没有正事也没有閒事了,练习场人走到只剩下叶修跟没跟队员回去的周泽楷。

    这时是黄昏,第十区的傍晚会在天空看见浅紫色的星河流动,光影闪烁如缀满宝石的丝绸,只能在太阳落下前20分钟能看见。

    叶修点起菸抽了几口问:「想不想去视野更好的地方看夕阳?」

    「我跟着你。」

    「那走。」

    兴欣驻扎在山丘上,不高,坡度也缓,接管线送水电也容易,但坡度只有一面,另一边是个断崖,边上跟下方都是连绵的森林。

    两人翻出外牆,叶修拉着周泽楷一路狂奔,两人连驱动仪都开了,才在夕阳下山前赶到目的地。

    那是整个崖面试也最开阔的地方,脚下森林向远处蔓延,在地平线上跟天空的丝带汇成一线,风捲云残如丝絮,像是飘过的羽毛。有种神秘的美。

    「怎样,漂亮吧?」

    很漂亮,他想。

    时限短暂的美丽很快消逝,叶修坐在地上继续看天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周泽楷跟着坐下,享受这种得来不易的宁静独处。

    旁边的男人是他踏进佣兵界的缘由,让他撑过入行那时艰苦训练的支柱,就连枪王的名号,他送给自己的双枪也要佔很大一份功劳。

    世人都以为碎霜荒火是佟林的作品,不知佟林只是用新技术帮他把枪崁进一枪穿云而已,那副凛冽炙热的神兵,是初入佣兵训练营时得到的馈赠,作为一名死者希望跟延续的餽赠。

    苏沐秋。

    周泽楷靠上叶修的肩膀,夜晚的森林有点冷,风一点也不温柔,总是吹乱他梳理整齐的头髮。

    『不甘心』他想。

    他没有黄少天那麽开朗外向,也没有韩文清跟叶修多年平起平坐的交情,但他的喜欢不比任何人少啊。

    他知道,叶修也喜欢他,斗神从不跟没有意愿的人有亲密互动,而他们的关係更是从没瞒过熟人,他记得第一次,菁英任务,空有技巧而经验不足的他被塞进叶修跟蓝雨正副队长的小团队裡,当年的剑与诅咒还是新人,三个全靠叶修的经验跟老练完成任务的。

    几次连番深入侦查让叶修魔力透支,三人中最适当的补魔执行人是被派去远方狙击支援的他,于是他爬上叶修的腿。

    出帐时,黄少天满脸不悦的说他:「总算有点用处。」

    毫不掩饰的忌妒。

    回想起当时叶修疲惫却温柔的引导,以及深入体内时,那记充满感情跟佔有慾的长吻,周泽楷不住揪紧叶修衣角。

    「嗯?小周?」

    听到叫唤的人对上对方眼睛。

    叶修读懂了这个期待而热烈的眼神。


------------------------------

原作風格的戰鬥場景大概不會有第二次了,翻了技能後覺得太二次元,在三次元用技能打架不靠譜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