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

[叶ALL] Adventurer 05

為了解釋背景會花費大量字數。

劇情挖東牆補西牆,文筆不保證。

我放棄不OOC這個想法了。

退役後沒有戲份的角色全部死亡設定,所以那個刀片……

世界觀是拼湊出來的,熟悉感在所難免。

私設滿天。

每章都在為了連貫起腦中一閃而過的畫面而補洞。

每次PO文都在祈禱不要又被鎖

差點忘了標,本章葉王

-------------分隔線-------------

王杰希在暮色中醒来。

身上盖的被子满是阳光的味道,室内十分简单,入目所见没啥私人物品,符合叶修一惯风格。

当初听黄少天说叶修房间乏善可陈,还以为只是前线作战一切从简,来了第十区才知道这房间除了菸灰缸跟卫生物品还真没有人气,喔,至少还有一柜子衣服。

窗边桌前坐着个人影,他一动,那人就发现他醒了。

「为了维持熔岩把自己挂在山壁三天三夜,你队裡那个魔道小孩是摆设吗?」

最后一战全员出动,叶修能知道过程不意外。

「一昧丢熔岩烧瓶会破坏地形,英杰对地貌的利用还不成熟。」

「三年前线经历你的评价还是不成熟,何必让他留在队裡,早早丢回军团算了。」

西南方城镇遗迹的守护兽——海马,一种至少三公尺高,马头鱼尾,长满鱼鳞脚上有蹼的奇异生物。

他们当时将目标追进河谷,一群人裡没几个能在水下打,只好让魔道将水及两旁山壁都融成岩浆,将海马逼上陆地击杀。

叶修坐到床上,从后面揽着,让还不想起床的人靠在怀裡,打开他们这次的任务纪录。

第一批发现海马的人是中草堂的基层佣兵,像以往一样替军团做先遣调查,无意中发现这个峡谷间的城镇。

城镇口有条像是护城河的水道,湛蓝且平静,河边小渡口破碎得只剩下几根木桩,倒是石桥看来还算完整,探索小队几人商量了一下就决定一探究竟。

他们究竟有没有成功过河再无人知,千日红在三日后才发现那几人失去音讯,急忙再派了一队沿着最后发送的地图找寻,最后消失在同一个地方。

连续折损2队,几个干部也知事情不对劲,跑回总部找天南星求援,撞上正在跟后勤部长谈话的战队长,王杰西听完汇报也同意出动战队,车前子又收到烟雨楼烟雨苍苍的讯息,说是在一个山谷水边发现中草堂制服跟徽章,地点就在中草堂消失的2队附近,距今已经48小时,发现物品的烟雨楼小队也失踪了。

于是整起事件被上报至联盟,5天失踪30人的搜索案件一口气挂上A级难度,非战队无法承接,再然后,烟雨楼又传来了一张十分模煳的水下摄影,来自死裡逃生的第4组队伍——在附近接到烟雨楼求救,差点也一起被拖下水的无名小队。

搜索任务再修改成战斗任务,当时20军团战队,霸图兴欣前往西北西,蓝雨深入极东之地,呼啸去了东南方,百花在东边随时准备支援蓝雨,虚空在东南东也走得很深,义斩到处乱跑基本是编制外,贺武韶华越云三家在北面慢慢推进着,剩下还在驻地的战队只剩烟雨、微草跟轮迴,临海神奇几家虽然也在,却无法在保持总部战队数量的前提下派出,于是任务落到失踪人口的母队身上。

两队人从发现衣物的溪谷往上搜寻,一路平静无波,一路走到城镇前,一伙人在桥上设满埋伏后陆续过河,却直到所有人进入城镇,海马也没出现。

因着镇口也散落了些失踪人员物品,他们决定再花点时间搜索城镇内部,前前后后4天过去,这个配置有些奇异,彷彿被切割过的小镇就像个大型废墟,不起眼的角落、地下室堆满尸骨遗物,却没有太多属于「新鲜」范围的碳基物。

任务进行至此已半月过去,毫无所获加上环境使然,几个少年精神状况明显太过紧绷,两个队长讨论过后,决议撤退。

就在撤退的路上,烟雨队中一个刚升上战队的小年轻直接被捲下水,微草霄云当时正好站在旁边,浪花打来那刻紧急用长矛把自己钉在桥上才逃过一劫。

『混帐!』『可欣!』

舒家两姊妹追着跳下水,然后是他们家赶紧换上驱动的治疗,水下响起密集的枪响,河面翻滚。

『英杰跟我下去把人拉上来。』

两个魔道骑着扫把一起下水,几秒后,高英杰拉着舒可怡跟张开天使之翼的牧师爬上岸,接着,王不留行拖着莫敢回首冲出水面同时,长着一嘴锋利牙齿的马追在后面,庞大身躯拖着长尾划过水面时带起水刃,河边来不及闪避的众人齐齐挨了一身。

重新趴回桥面的宵云状况最惨,鱼尾离开水面时向前甩,正面击中石桥,慌忙间横枪格挡使本就没站稳的他往后飞去,巨大的冲击力併裂了几根骨头,还好短暂落水不久就被柳非救起,拉起来时脸上一道血痕居然流着红绿参杂的液体。

海马可以一口吞下人类的大嘴仅仅叼中莫敢回首衣襬,在空中划出漂亮弧线的身躯在落回水面前再度用尾甩向紧急升空重心不稳的两人,王杰西压住扫把往右下方倾斜向下,正好平行擦过银绿带毒的尾鳍,不等海马落水再度攻击,一个回头急转往岸边飞,离开海马身体攻击范围的瞬间,巨大怪物咆啸。

直面海马也飞得稳健凌厉的王杰希摔在地上。

『队长!』『王队!』

风城烟雨直接冰封了河面,海马见状潜在底下消失了。

快转众人疗伤讨论过程,叶修把有点下滑的人往上提了提,卡在两腿中间。

「水生生物,外皮有毒腺,音波攻击,即使这样,也不至于你跟楚云秀联手才能制伏,结果两队19人还是让它跑了?」叶修低头在人耳边问到。

被人扣在怀裡,清理过的身上穿的是他的衣服,盖的是他的被子,全身上下无一不是他的味道,刚起床的身体提不起劲,刚看录像时就不专心,这时也只是蹭蹭靠着的颈窝不想说话。

知道这人还累着,叶修只是亲亲怀中人茶色的头髮,继续看纪录。

后面的走向就很好猜了,他们为了救人,一路只能不痛不痒的骚扰,也亏得烟雨家那孩子本身是要求身体素质的职业,被拖下去的刹那开启驱动,多少延长他在水下待的时间,逮到机会自己爬上岸。

在水下做了一回掉进洗衣机裡的衣服的小佣兵在休息完后,告诉大家他在水下发现海马并不想立即吃他,结合小佣兵仅是中毒而没有太严重的外伤,以及城外水下没有尸骸等情报,加上现场众人对海马智商的推论,王杰西判断海马有囤积食物的习惯,甚至可能会豢养。

这个消息让大家为之振奋,若海马真会豢养食物,那先前失踪的其他人很可能还活着。

海马鳍上带的是出血性毒,中奖的霄云正接受治疗,打了一剂综合血清后治疗终于奏效,小佣兵腿上被咬了一口,血肉模煳的左腿上留有撕扯过的痕迹,抽搐、无法言语的情况明显是神经毒素,一样用过血清再治疗,较明显的外伤终于慢慢恢復。

安置好伤兵后又分配人手,最后两边各出5人,由微草拖住海马,烟雨下水寻找巢穴。

于是有了王杰希将自己钉在山壁上当陷阱,其他人先放海马回巢再打出来的策略。水中作战对众人不利,利用熔岩逼出海马已经耗费高英杰大半心力,偏偏楚云秀那头发现巢穴有留守的伏兵,王杰西让其他人支援救援,自己跟许斌拖住海马。

一直到风城烟雨到场支援,海马才在众人围剿下被击杀。

他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虽然骑士纠缠、限制能力很好,却也无法保证一个不以速度见长的近战能完美限制大了他5倍的生物。

王杰希至今也还没回顾任务纪录,若不是叶修说他把自己挂了三天,还以为只是过去十几个小时。

叶修对他们的计画是有微词的。

「这裡,把海马困进谷裡后你跟许斌应该可以直杀,而不是硬拖着。」

这王杰希当然知道:「队裡带的血清不多,在不知道可以救出多少人的情况下,要保证药品跟治疗法力。」

「唉……」

叶修把人拉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做佣兵的,很少不是孤家寡人。

像他们这样年纪轻轻爬到高位,谁没有一点坎坷的过去,作为圈裡的大前辈,叶修对小辈们入行的故事都耳熟能详,有些甚至直接参与。

王杰希,是多年前微草从一个药厂救出来的。

一个中央政府由各路人马凑合的统治机构,对秩序掌控自然也不太完善,强权统治的地盘外,龙蛇错杂,买卖孩童做试验的机构那跟山一样高,中草堂当初踹开药厂牢房时看到的是买地乱爬,活人死人随意堆在一起几乎不成人形的丑态,活像钓客放虫饵的盒子,纠结得令人作噁。

小小的少年埋伏在门后,趁微草的人开门时举起针筒就往人脖子扎。

「队长!」

没有成功,被手腕挡住了。

他马上被后面那人踢飞,在地上滚了几圈后静止不动。

一个看起来还是少年的男性跑过来拎起他的衣领,力道几乎让人窒息:「你他妈给队长注射了啥!那该死是什麽药!」

小男孩只是咳嗽,既没看他,也不回答。

倒是中招的队长过来安抚:「感觉上只是肌肉鬆弛剂,剂量不强,方士谦你别紧张。」

男孩被丢下,跪坐在地上看他们。

这次进来的大人跟以前不一样,穿着不是白大褂,而是奇异的像是故事书裡才有的装扮,力气也大,还不怕那个药,他观察过了,以前进来的人应该是闪不过那一针,也不该手腕扎中了还站着。

他以为他会死,曾经反抗过从那个门进来的大人的人,只有死了跟比死更惨两种下场。但是,这个被他偷袭的男人却支开另一个大人,蹲下来问他:「我是微草的林杰,你叫什麽名字?」

「……王杰希。」

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会问他名字的大人是谁了。

「你刚刚那手偷袭很漂亮,我从来没想过会有攻击从那个方向过来,是谁教你的?」

「阿聪说,那个位置不容易被发现,茵茵觉得,从那个角度刺上去,一定可以成功。」

「喔?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嗯。」

「我们是来救你们的,等等我把你们安排在一起吧?有伴。」

王杰西听后只是摇头。

「不要?为什麽?」

「阿聪被带走了,茵茵……」

男孩转头看向一旁关闭着的房门,不说话。

有种不祥的预感,林杰站起来小心地打开房门,没有突如其来的刺杀,没有声音,没有意外。

比男孩更瘦小的女孩被绑在手术台上,肤色黑紫,血管浮凸,表情狰狞如画卷中的怨灵,下半身,不见了。

林杰冲出房间。

「你看到了。」

仍坐在地上的男孩对他说。

没来由的,他想哭。成为佣兵好几年的他并非没见过世面,但这场救援给人震撼的地方一幕接着一幕,连他都有些受不了的场景,眼前这个看起来还没发育的男孩似乎习以为常,更多的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麻木。

这种场面,他看过几次了?这个牢房的其他孩子又经历了多少?身边的朋友一个个被送上实验台时,是否在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

林杰抱住王杰西不住哭泣。

后来,中草堂收留了这批孩子中找不到父母的那些,王杰西也是其中之一。林杰时常来找他,微草的人都对他很好,他觉得他们就像是家人,除了因为当初那一针而不太喜欢他的方士谦。

后来,第三次神之领域拓荒,林杰阵亡,刚好王杰希当时作为预备队员,临危接下王不留行,再成了微草队长,中草堂首席。

他想要好好偿还微草的恩情,报答那个,给了他一个家的队长。

叶修给王杰希的吻毫无技巧,只是把人压着乱亲一通,直亲到纯法系的魔道学者喘不过气为止。

幼时担心受怕,少年入伍直上前线一战封神,军团长王杰希没有体会过受人闢护的滋味,仅有几次,都是被强悍斗神护在羽翼下,这人的背影在年少的他们眼裡比神更伟岸,于是他的身边就成了世界上最安稳的地方。

怀中的人这时软软的,完全摊在自己怀裡。虽然在叶修眼裡,小辈们在床上都是软软的,但王杰希就像热茶,甘甜又苦涩的味道交织在一起,馀韵留长,床上表现比他人疯,完事后的黏煳劲比女人更甚,简直不能更可爱。

可惜今天不能乱来,连续几天的透支不是一场午觉可以补足。

叶修一边亲吻,一边抚摸怀中人背嵴,刚起床总是比较容易发懒,这下再被安抚,简直又要睡回去,这种全然安心的睡眠难能可贵,不能浪费。

叶修哭笑不得:「喂喂别睡,该吃饭了。」

话才说完,通讯就响。

一寸灰:【前辈,晚餐我端来了。】

房间主人开门端过托盘,顺便揉一把乔一帆头髮表示感谢。

送晚餐的小后辈知道自己尊敬的微草队长还在休息,送完餐就走了,他还要陪英杰吃东西呢!

「刚刚是乔一帆?」

「是啊,多乖巧的孩子,还要感谢微草愿意割爱。」

作为工作狂,可以架在床上当桌子的懒人桌那是必备物品,这时正好拿出来让微草队长当餐桌。

至于微草割爱队员,这他也不好意思认。

「他不恨我们就很好了,也谢谢你当时救了他。」

乔一帆是叶修在第九区偶然救下的,当时王杰希为了保全战队只好放弃他,没想到能得叶修援手。

「他才不是那种人,你当人家一年的队长还不知道?」

「也是。」

--------------------------------------------------------------

稍微解釋了杰西卡的背景跟他替微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理由,應該還算充分吧?

原設定沒那麼慘的,一個不小心腦洞開大了。原本最慘的是小周,可憐的小周。

稍微修了一些語句措辭,回頭看發現自己文筆果然渣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