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

[叶ALL] Adventurer 06

為了解釋背景會花費大量字數。

劇情挖東牆補西牆,文筆不保證。

我放棄不OOC這個想法了。

退役後沒有戲份的角色全部死亡設定,所以那個刀片……

世界觀是拼湊出來的,熟悉感在所難免。

私設滿天。

每章都在為了連貫起腦中一閃而過的畫面而補洞。

每次PO文都在祈禱不要又被鎖

本章葉王

我覺得我越來越短小了

對了,有不可描述內容的話,我應該在外連放整篇好,還是放段落好?

-----------------------------------------------------------------------

回到房间的兴欣一号小天使将餐具处理完,跟朋友坐在桌前一起进行每天的驱动调整。

「一帆你的驱动好厉害啊,是初版吗?再做一把银武一定比木恩强。」

原始版驱动仪是真正的太古遗物,被戏称为「初版」,现代人自製的俗称二版,魔导革命后逼近初版能力的驱动仪叫「復刻版」,基本只供应战队使用。银武则是专门为了特定驱动製作的武器,名字来自一种不可缺少的特殊金属,因为银武与驱动的针对性,使得驱动X银武虽然能发挥最大功率,却缺乏商品化价值。

小天使一号否定:「这是復刻版喔,我现在用的武器就很好了,不急的。」

在队裡也时常担心自己抢到队长资源的高英杰表示理解,但新成立的兴欣能替一帆做出这麽强悍的復刻驱动倒是令人意外,毕竟这项技术大多在3RD探索时的大军团裡,是叶修前辈提供的技术?

替自己的驱动调整状态是每个使用者的日常作业,心态参考剑客视剑如命的态度。叶秋对一叶之秋完美複製了这个心态,因此他当初的假死可说弄哭了一批人,他们相信,只要他没死,就不可能让出一叶之秋。

想到这,高英杰有些黯然,他是魔道学者,当初入队,上面就告诉过他他是队长候补,一旦王杰希出事,势必要接掌王不留行。

军团长地位跟菁英战队不一样,一言一行万众瞩目,一个决定可能就左右着别人的性命。

他……真的能胜任吗?

「英杰没问题的。」

「咦?」他刚刚不小心说了什麽吗?

「英杰很厉害啊,又是天才,不管在哪裡都没问题的。」

还不够。

水下洞穴救援时,他的迟疑害楚队长浪费好多魔力,差点就有人被活埋——

如果是好友,或许会做得更好呢,一帆的大局关很优秀,不像他优柔寡断。

「一帆也好厉害呀,可惜我们不在一起了。」明明曾经很期待并肩战斗。

「我们一起去神之领域吧!」

「嗯,加油。」

调整不需要太久,做完每日作业,乔一帆提议去晚上的活动场走走,说不定有好玩的东西,高英杰担心会被认出来,但兴欣人在兴欣的地头上都不在意,自己这麽战战兢兢就显得多于了。

刚出房门就撞见把餐盘拿去还的叶修。

「前辈。」「前辈。」

「晚上好啊,一帆你驱动还要用吗?没的话给我一下。」

驻地裡还算安全,乔一帆立刻把没打算使用的装置交给队长。

几人打过招呼,前辈吩咐不要太晚回房后离开,两个后辈咚咚走下楼。

「呐一帆,你有想过以后有需要的话,让谁给你补魔力吗?」

好友突兀的问题让乔一帆差点摔下楼梯。

「没,没有啊,怎麽问这个?」

作为重点培养,高英杰也开始需要思考这个问题。前辈们多是从火光中站起,思考「人选」实在太甜了,直至黄金世代,这个问题都没能彻底解决,最好不过军团多聘个心理治疗师罢了。

「队长希望我多点锐气,在战场上全力以赴,但是……」

「微草的大家都很值得信赖,全力以赴,把背后交给同伴,英杰不是一直做得挺好的吗?」

至少比他这个频频失误要人补救的队友好,如果他不是那麽畏惧短兵交接,或许那时就不会被放弃了吧。

「不是的,队长说,我总是过度保留,上次任务时也因为这样出错,如果无法进步,就没办法踏上更大的战场了。」

乔一帆懂了,英杰是天才,他在战斗上的天赋是他这种人望尘莫及,无论基本战技、驱动仪使用或者魔力控制都是一流,纯论这些,叶修也说过好友已经有了S级佣兵的实力。相对的,英杰的稳定度很低,因为超越魔力临界值太简单,又跟他一样缺乏杀气,练习时会透支太多魔力,实战反而束手束脚,技术愈发精緻,容错率低到足以频繁引发意外。

没有「情人」的他们确实不能像前辈一样滋意战斗。叶修也为此佈下训练,魔力量跟酒量一样可以藉由些许超支成长,英杰透支到伤身反而停滞,刚刚两人调整驱动仪时,上面记录的魔力量已经几近相同,一年前的乔一帆可只有同期好友的一半呢。

为了更危险的战场做准备吗……

「英杰想要跟我成为情人吗?」乔一帆微笑说。

这次换高英杰差点摔倒了:「一帆?!」

「哈哈,开玩笑的,但是如果英杰需要,我会努力!」

「我,我也可以为一帆努力!」他以同等心意回报朋友,但好像哪裡不对劲。

没有继续调侃好友的表情,虽然那张脸红得昏暗的晚上都看得到,乔一帆继续说:「前辈说过,他曾经希望能有一个与他生死不离的情人,他们一心一意对待彼此、扶持,最后一起面对死亡。」

想起前辈当时怀念的表情,令人有些哀伤。

「他爱他的情人们,可是爱情只是责任之馀的娱乐,所以他希望,我们能够仔细思考,我们想怎麽走完佣兵生涯,以及怎麽走完这辈子。」

「队长他,其实也很爱叶修前辈。」微草队员们其实都看得出来,队长只有在叶修身边才会深睡,与叶修共同战斗时的奔放快乐肆意挥洒,队长跟叶修在一起很快乐,到一种其他人开始讨厌叶修的地步,他们害怕队长被抢走,他也是。

「英杰是中草堂福利机关收留的对吧?为什麽会成为佣兵呢?」

「不知道,大家都是佣兵,我也不知道不当佣兵还能去哪裡。」

「跟我一样。」

「咦?一帆这种问法我还以为有故事说。」

「我跟大部分人一样成为佣兵,加入中草堂,又被引进战队,然后被放弃——但是我很喜欢这一切,我喜欢战斗,喜欢新世界,新东西,喜欢身边的同伴,英杰呢?喜欢当佣兵吗?」

「喜欢。」

「我也是。」他们笑了。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186936

中略

「小乔来,发礼物了,新武器。」叶修把驱动仪还给主人。

兴欣战队成员这时都在训练场,听到队长的话全都围了上来。

「老大我也有吗?」

「包子的还要再等等。」

「好低!」

「老叶那我的呢!」

「你还要毛礼物,你的镜月已经是最高级的了。」

「一帆快看看。」

收到新武器的少年有些受宠若惊,这时才在朋友们拥簇下抽刀出鞘。

太刀的刀身是银蓝色,握把缠着皮革,握上后神奇的刚好符合手型,仔细映着光看,刃上有着隐约浮动的纹路。

与夜雨声繁的冰雨不同,同样是冰属性,太刀没有光剑那麽炫目的光芒,也少了那股凛冽冻人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细碎的寒凉,入手时不显,慢慢才像酒劲上涌那般溢出。

「取个名字呗。」

「嗯……雪纹。」

「好,回去自己看看要不要刻刀上,怎麽样,要不要拿新武器打几场?」

「好呀好呀,小伙子快拿新傢伙来跟我过两把。」

「包子等等,我先来。」

「英杰你上。」被刚出现微草队长插队了。

「咦咦,可以吗?」

两人先看看王杰希,再看看叶修,拿不准主义。

叶修怎麽可能不许:「当然可以,一帆上去剉剉微草战队新晋天才之星的锐气。」

两个队长找了视野最好的位置观战,下面助阵的人闹成一团。

「一帆别输啊!」

「第一战就拿微草的祭刀!」

「加油!」

王杰希对从前队员的成长也有些好奇。

「你觉得谁会赢?」

乔一帆的现任队长对队员还是比较了解的。

「高英杰技巧更好,小乔观察力判断力都不错,结果不好说,但还是你家小高赢面更大些。」

---------------------------------------------------------------------

我好羨慕那些可以開幾千字車的人。

好想寫一篇名詞解釋,但不確定讀者喜歡看參在故事裡慢慢浮現的世界觀,還是有一篇專門介紹的章節?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