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

[全职] 中学生事件簿(叶双花)

不打TAG是因為這個短小的故事如果用純潔的眼光看,是沒CP的。

靈感來自中學時期那些喜歡抱在一起的男同學們。


--------------------------------------------------------------------------


「欸欸我刚打完球你确定要坐这?」

「又不是女生莫莫叽叽的,再说这本就是我的位置,坐一下怎麽了?」

张佳乐买完早餐回到教室,就看见自己好哥们跟叶修在教室吃早餐。他一如往常坐到叶修腿上,还顺手拆了人家的早餐吃。

「这个奶茶我刚刚去的时候已经卖完啦,你怎麽会有。」

「要坐就坐好点,扭来扭去的。」

叶修揽着人腰把他在腿上放好,自己跟孙哲平翘了第一节课去打球,虽然回来前有先清理过,但这傢伙就这麽坐上来还是吓了一跳,不过这傢伙爱坐又爱嫌,被蹭出反应顶到了总要被他一阵嘲笑,儘管闹到最后先求饶的都是张佳乐,叶修也不喜欢在硬不硬这种问题上折腾。

「早餐是去附近商店买的,我们怎麽翻出去的你就别问啦。」

最近逢大考,好多老师都放了温书假,叶修他们班跟孙哲平班上也是,不过这两人就算不读书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有成绩有背景的,不来上课老师们大多睁一隻眼闭一隻眼。

「真不知道你们俩不读书那成绩都怎麽考的。」

「我们有读书,是学校的课表都是垃圾。」

孙哲平不屑地表示。

这是所私立学院,6年小学6年中学直升制,跟外面那些冲升学考试的志愿学校不同,私校的卖点在其能提供的特殊资源,给需要的学生向国外发展用,但为了名声等等营运上的原因,仍然开放大量奖学金及名额给普通人就读,课表也是依公立学校的习惯在走,被不少顶尖学生鄙视。

叶修跟孙哲平就属于那种天妒英才又不服管教的,课只挑自己爱上的上,叶修特别过分,在自己班级几乎是幽灵人口,整天往别班跑,例如现在。

张佳乐对此比较纠结,他是专业保送进来,偏科严重,虽然这问题在这所学校不是个事儿,但混在两大神身边,对自己的成绩总归不是太满意。

「分数都是浮云,重点是学习到知识。」

叶修食物被抢后又瓜分了孙哲平的备用粮食,两人吃饱了才拿出张佳乐放抽屉的参考书,为了偏头看讲解,书的主人整个靠在叶修身上,枕着肩膀的角度刚刚好。

「虽然现在人大都视伦敦腔英语为优美的代表,但其实现代英语是很生活化的东西,起源也是下阶层人民的流行,用字是相对简洁的,你在这裡纠结单词用法就错了,应该视情况……」

学神叶修,全科精通,家世显赫,多才多艺,已经被判定要读大学绝不参加高考,因此也没人知道他在那种大型考试上能拿几分,但给同学做点小补习是没问题的。

讲完英文看物理,整整讲了一节课,下课钟声打响,叶修抬起头来,发现周围围了一圈人。

「干嘛干嘛,都散了,张佳乐你下去我腿都给你坐麻了。」

「谢谢啦老叶。」

受了一堂针对教学的张同学在叶修嘴上啾了下,开心地跳下人家的腿,边说自己也要跟他们去玩边伸展坐僵的身体,露出制服下一小截腰。

接下来两节他们班要正常上课,外人自得清场,上课的又是孙哲平跟张佳乐讨厌的老师,三人乾脆书包拿了再混2堂。

「不过我们现在要去哪裡啊?」

「第四化学实验室。」孙哲平亮出手上的钥匙。

「唷,哪裡拿到的?」

「我跟老师说要准备科展,他就把钥匙借我了。」

「科展?你?」

「大孙我记得你对那些没兴趣啊,上次小楼找你入组你还把人赶跑了。」

「我是对他们的题目没兴趣,而且我只说要准备,没说我报名了,不然叶修你跟我一组吧。」

孙哲平勾着朋友的脖子闹。

「随便唉,给你凑人头还可以。」

「我也要我也要,大孙老叶你们玩科展都不找我,不够意思啊。」

「这不是连队都没凑起来吗?」

「队不是我的我不背锅,欸你怎麽不要突然跳上来!」

张佳乐搥了几下孙哲平,看人毫无反应觉得没趣,转头跳叶修背上,扒着脖子要人背。

就这麽吵吵闹闹了一路,经过贩卖部时张佳乐又跳下去,说了声要去买饮料就跑了,馀下两人也不等,直接就走去实验室。

「老孙。」

「干嘛。」

「乐乐他看谁都这样要亲要抱的吗?」

「抱几下怎麽了?班上同学不都这样吗?你那根我都摸过。」

「……所以平常在你班上张佳乐都坐你腿上的?」

「他自己有椅子,坐我腿上干嘛?不过他不太喜欢别人坐他位置,其他人坐上去常常被踹下来,也就对你和善点。」

好吧,感謝偉大的友情。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