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

[叶ALL] Adventurer 08

懶得打注意事項了.........

花腦袋的劇情果然比較難寫,我幹嘛做死想寫架空世界

---------------------------------------------------------------

王杰希第一次搭叶修的车搭得这麽不舒服。

沐雨橙风的定位在从烟雨回兴欣的小路上,有些偏僻,怕有耽误,叶修带了他跟安文逸就飞车出来,那个油门踩到底的架式有些可怕,只能祈祷一路上不会遇到别的车。

接到消息时大家还想怎麽会有人不长眼去袭击首席枪砲师跟强悍霸道的战法二把手,但仔细思考便能发现,他们队裡的妹子确实长着一张容易被袭击的脸,遇上搞不清状况的萌新二愣子,战队成员名号还真不怎麽管用。

苏沐橙温柔可爱,唐柔优雅秀丽,看起来比较有攻击性的老闆娘实则是三人裡战力最低的,况且多少男性不把女性放在眼裡,就算他们知道他们袭击的是兴欣战队的人,依然可以有不自量力的蠢货前仆后继,沐橙刚出道时叶修不知道干掉了几波。

美女在人体市场上的价格可漂亮了……

「唐小姐跟苏沐橙应该不会有事。」

王杰希安慰叶修,那两人的战斗力之彪悍足以让她们在普通人世界横着走,在神之领域也都是主攻手的存在,他难以理解叶修着急的点在哪。

「老闆娘性子冲动,小唐打起来就跟疯了一样,沐橙不适合在围攻下保人,不能太乐观。」

那三人分开来都是很靠谱的,但凑在一起不知怎麽就容易出意外,商场大姊不怕得罪人了、大家闺秀见血就OOC、沐橙缺了他照看的一年不知打开了什麽开关特别招变态,原想她们的战力不容易在安全区遇到危险,怎知最近的强盗集团居然有办法对她们下手。

「看到了!」

「这,这是苏沐橙做的?」

一整排的车被炸得焦黑,互相堆叠在一起,流出来的燃料让火势延烧到山壁及林中,车壳中夹了不少人形物体,空气中肉类烧烤的气味挥之不散。

安文逸只觉太可怕了!这种飞弹轰炸过的场面是一个枪砲师能做到的?

王杰希对这熟悉的场面表示肯定:「是苏沐橙的手笔。」

「满魔的沐雨橙风可以在一小时内铲了中心城,这不算什麽。」

「没有动静,看来战斗结束了。」

叶修换上元素法师的驱动灭火,一边在做准备的安文逸只觉得能够使用所有类别驱动的人真的太方便了,简直居家出游杀人放火必备好伙伴,可惜他只有牧师用得还行,有的类别甚至打不开。

大范围冰系魔法洒下去,现场温度瞬间从烤箱变成冰箱,两个队长进入灾情中心,把伤患搬出来做紧急处理。

紧急医疗是所有治疗的必备知识,甚至不少军团中的牧师、守护使者本身就是医学出身,安文逸作为实习医生,虽然在临床经验及紧急救护上不如叶修,却也绝对不是只会拿着驱动仪唱法术的三流治疗。

战场上骨折、中毒等等情况,如果一昧施予治疗术,往往造成反效果,诸如骨头接错、没接回去但伤口癒合了需要打断重来的窘境。中毒更好笑,毒没清除以为施术失败,硬生生把魔力刷没的笑话也不少。

陈果的伤在肩膀,非常幸运的没有伤到大血管,不是魔武,而是铅弹造成的伤口周围还有焦灼的组织,肩胛骨小面积粉碎性骨折,除此之外就是摔跌时的挫伤,伤口清洗、消毒后先做了止血,并打了点止痛。

没多久方锐他们就开着手术车到了,这驾驶技术也是老司机,不比叶修的云霄飞车慢多少。

「老闆娘,等等我会打局部麻醉,还是会有点痛,如果不能忍受要说,也不要睡着。」

叶修安慰了几句,说他人就在外面,这个伤不会死人,就放给安文逸自己操刀了。

纯看技术,这个小新人还是很能让人信任的。

关上手术车门,叶修看到今天另外两个女主角担心的望着他,满脸自责。

「来吧,我们来整理事件始末。」

依苏沐橙跟唐柔描述,她们该是在中心城就被盯上了。

中心城人流混杂,一般的佣兵团多在那裡接任务,一天来来去去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兴欣三人跟楚云秀在街上就感觉到好几波盯着他们的视线,但开车出中心城后就不见了,看来是跟得比较远没发现。

「楚云秀走了就被堵,彻底被当成花瓶了呐。」叶修嘲笑苏沐橙。

「嘿嘿,我有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厉害了!」

「做得好,有留活口吗?」

「我这边没有,沐沐把车炸掉后对方人就少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跑了。」

叶修点点头,唐柔一向凶狠,叫他枪下留人还不如叫她不要打。

「这个炎狱,大眼你知道吗?」

王杰希作为团长,比叶修还不管这些事,只能向自家后勤问。

好一会儿两家的后勤才把资料传过来。炎狱是个小军团,团裡除了团长连个B级都没有,但是很爱抢任务,抢就算了还老做砸,但是联盟偏偏没有任务信用制度,居然让他们灌水灌出了任务完成量第15的成绩。

「目前看来,这家的评价都是『很烦』,除此之外没啥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也不是那种初生之犊不畏虎,敢于挑战战队女兵的人。」

「这裡有一半的人没有驱动,老闆娘也是被一般的枪打中的,太奇怪了。」

「拓荒却没有驱动确实很异常。」

翻了翻资料,王杰希直感慨兴欣的人都太超脱常识:「你们老闆也蛮直率的,跟人吵两句就能打起来。」

「嗯……她以前不太会这麽冲动。」

叶修突然有个想法:「原本实力不强的人,如果突然多了人帮他们撑腰,会变得特别喜欢做以前没有实力做的事。或许炎狱最近的新成员让他们有底气对觊觎已久的人下手,不使用驱动是不想留下纪录。」

这样就说得通这次的拦道事件了,却又挖出新的谜团。

「宁愿用传统枪械也要遮掩行踪身分的人又是哪裡的?」

「想那麽多干嘛,说不定那群人就是草包到拿枪比拿驱动厉害,乾脆拿枪当武器了。」方锐说。

驱动仪的使用限制确实比枪要多,若同步率太低,攻击力度比一般子弹弱也常见,传统几区的保镳、武警不拿驱动的就不少。

「这个看法也是一种可能。」

不久后手术室门打开,安文逸简单说明陈果的伤及事后照顾,用驱动强制復原后的伤口基本已经癒合,但神经还需要些时间休息,流失的血及体力也要补回来,下次千波湖任务是注定不能参加了。

兴欣后勤也随后到达,清理现场,回到驻地已经又是一个傍晚。

王杰希先洗完澡,围着浴巾自己出来拿衣服,叶修的衣橱有两个,以「出门在外」的标准来看实在有点多,他打开平常情人拿自己衣服的格子,一时手痒,顺便开了隔壁的。

嗯,蓝雨制服,明显是喻文洲跟黄少天的,他们果然也常来睡,再开一格,两套SIZE迥异的霸图制服静静躺在那,上面还有烫过的摺线……韩文清跟张新杰来了怎麽分配?也双飞?

不行,打住,这想法太可怕了。

他努力把脑中浮出的念头甩掉,套上自己的衣服。这时叶修从浴室喊他帮忙开门领洗好的衣服,送衣服的后勤看到是他,兴奋到差点摔了整捧衣服,赶紧接过来又帮人签名,他也懒得帮忙摺,打开另一个空位比较大的衣柜就准备把衣服塞进去,然后就看到更多不属于叶修的衣服。

义斩那个比轮迴更做作的制服挂在叶修清一色军外套之中,底下霸图的另一套衣服被随意丢着,绝对不是他们家正、副队的东西,然后他发现手上这堆「刚洗好」的东西裡有印着轮迴标誌的东西。

「你抱着衣服发什麽呆?」

叶修一洗出来就看见平时冷淡高傲的情人抱着一堆衣服愣在哪,看不懂。

被这麽一叫刚好回神,王杰希把衣服随意塞进衣柜,坐回床上看他。

「周泽楷刚走?」

「出任务前来跟我们拿第一手资料,我的杰希大大吃醋啦?」

兴欣队长刚洗完澡,只在腰间围着毛巾,这时起了玩心,抬起床上人的下颔把人斜压在床沿,一隻脚卡进人家腿心。

被用这种调戏的姿势压着的王杰希只盯着对方不说话,惹得叶修亲了好几下那双眼睛。

有着魔术师之称的微草队长最着名的就是那双大小眼,时常被人恶搞诸如真龙封印之左眼之类的传说,实际上就是一外双一内双,瞳色又浅,不对称同时又引人注意,才让他的大小眼被传成那样。

在叶修看来,那双眼睛也就是颜色比较不一样的眼睛。

「真像玻璃珠子。」

而且还蛮漂亮的。

「可以舔吗?」

「……不行。」

眼睛不给舔,那就舔唇吧。

隔天起床,王杰希第一个念头就是叶修这床单得洗了。

留言上的高英杰看起来已经恢復,这回跟着好友去训练了,也就叶修新带的这队伍能随便让外人参进来。

洗漱完毕吃过午餐,他先去了趟技术部,叶修在那有自己的实验室,长年备着所有职业需要的消耗品,魔道学者那个收在驱动裡的特殊烧瓶放了满满一柜。

叮叮噹噹搜刮过,他突然犯懒不想去找人了,迳自躺在长桌上,头一转就是各色手雷原料,枪系不比法系,无法像他一瓶水加点料再用点魔力就能做出变化,那得真的用好多种原料做出易爆物,外壳也费工,为了让魔法手雷能离身引燃,上面的迴路用手刻得花上2小时,还好现在机械化了。

下午要回微草了……

昨天叶修说过会亲自载他,队裡许斌压不住,昨晚开始就一直有人问他回去的时间。放假无大事,队裡小孩都在外面乱跑,像昨天苏沐橙他们那样跟人打起来的也不少,还好只是些小冲突,没有谁把谁灭回去的。

既然不想去练习场,所幸开始办公,也不知弄了多久,他又被来找人的叶修从后方抱个满怀。

「放假还是要有放假样子的,你是微草队长,不是微草保姆,中草堂上上下下那麽多后勤还有经理,少你不会死。」

「……」

他不知道这个身兼队长后勤技术部,带新人也跟保姆没两样的人哪来的脸说他,但还是关了工作页面。

叶修把他拖到电脑萤幕前:「来吧,陪我玩游戏。」

最终他们除了打通了一张游戏片,还做了一次,叶修没再跟他谈任何公事,拉着他玩到回家时间,亲手把他跟高英杰送回微草。

在车上时,王杰希还是忍不住对义斩那套制服来历的好奇,叶修也没特别避讳,毕竟这人当初跟大家也蛮熟的。

「义斩那件是孙哲平的,之前在我们这边帮忙过一阵子,所以衣服被我收着。」

这答案太让人惊讶了。

「他……还活着?」

当年落花狼藉殒落一度让拓荒活动暂停,孙哲平为保护张佳乐,危及中把他打昏了让别人带走,等双花之一醒来,宛如双生的同伴早已死得连尸体都找不到,记得那时孙哲平左手伤得严重,本来就要撤离前线,没来得及跑就死了。

叶修打开窗户,在乔一帆惊讶的眼神下点起菸。

「还活着,活蹦乱跳的,这次偷偷跑回来,跟义斩那邦人潇洒自在到处跑正好。」

「张佳乐知道吗?」应该不知道,否则早就把义斩掀了。

「没告诉他,目的相同总有一天会碰到的。」

孙哲平当初事情複杂,左手的伤是刑求后的产物,从左腕注入的诅咒比附骨之蛆更噁心,会慢慢蚕食被寄生者的身体及魔力,让人在疼痛过程中倒数自己的死亡。

曾经狂傲不可一世的搭档被如此对待,百花撩乱气得差点把相关人士全炸了,好不容易被安抚好,几人计画让孙哲平抽身求医,结果孙哲平转身就找叶修帮他死遁。

啊……乐乐要是知道当初的假死有他一份,一定会来找他算帐。

微草到了,离开时王杰希大胆的在在车下吻别不打算离开驾驶座的叶修。

「菸少抽点。」「好。」

兴欣位置就在中心城西南方,本区目前的探索进度偏南,无论流浪佣兵还是哪家没有驻地的小军团都时常在兴欣开房间,老闆娘当初也是误打误撞选了个交通要道。

藉地利,兴欣酒店的生意很好,人多了就杂,人杂就多败类,最近兴欣清出了好多住房还闹事的人,逼得老闆娘改了入住条件。

轮迴几天后也出发了,临走前特地绕道兴欣打过招呼;许博远终究不能参加兴欣的团体任务,蓝雨战队远行迟迟不归,通讯被死魔区拦截,没消没息又归期不定的,蓝溪阁没法再少人。

出发前五天,随行名单终于确定,魏琛莫凡坐镇驻地,其他人带队去。

千波湖不算远,但上百人浩浩荡荡也走了不少时间。

到了湖边,选址、扎营等等事情又花了整天,忙完众人才开始分配任务。

这次千波湖附近共有7个任务,主要是採集花草、标本、药材,然后是绘製详细地图,以及纪录湖中各地方的动植物种类,其中最危险的,是寻找一则被刻在牆上的神话故事。

中心城的外城牆内部有一侧刻了不少图画,学者研究后判断是这个世界的神话故事,其中有个似龙似蛇的怪物生活在浩瀚的水域裡,凋刻上没有标示背景位置,但从周围环境来看也不是海洋,至今被开发的地区只有千波湖符合要求。

「总之,方锐你带小安小乔跟绘图队走,从外面慢慢绕湖一周,我带其他人直接下水,伍晨,任务范围在湖中的队伍找个领头的,给我他的联络ID。」

陈果没法跟任务,后勤大总管只好自己出来,否则让这几个大神自己带队大概能把自己带丢了。

分配完任务,大家自由活动,唐柔跑去帮沐橙准备伙食,战队美女洗手作羹汤简直感动哭了军团员,纷纷抢着做事,方锐看包子弄塌了好几个帐棚,决定去叫这人老大管管他不着调的小弟。

叶修出这种大团任务往往是个划水的,方锐轻车熟路走到最适合看风景的湖边,他们家队长一派遗世而独立的坐在石头上喝茶,外套随意搭在肩上,随风跟花草一起飞舞。

不忍说,他这模样有种虚无飘淼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抓住,怪不得桃花旺,光花瓣都能把他淹了。

这个世界的夜空是紫色的,平常看很梦幻,换在荒郊野外只让人觉得有妖魔出世,面前的湖面是一片漆黑,沉重得彷彿一池墨,真不懂有什麽好看的。所以他就问了。

「队长大大,你对这湖有啥心得没有。」

「听呗。」

他蹲在队长旁边听,但除了拍浪声什麽都没有,他不解的望向身旁的人。

那人没看他,食指束在唇上扬起一抹微笑。

「野兽的吟啸夹在浪裡,我们中大奖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