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

[叶ALL] Adventurer 09

OOC

最近的文看得心好累

謝謝每個給我留言的小天使,你們的鼓勵是我不坑的動力

------------------------------------------------------------------------


于锋将装了肉汤的碗递给邹远,高山上沸点低,温度更低,不喝点补充能量的液体总觉得身体都要冻住了。百花副队长道谢接过,也不吹冷,慢慢抿着喝。

张伟跟朱校平下山接应去了,在他们接到支援归队前,剩下的人要在这冷死人的营地里度过好几天,连食物都得自己猎,还好附近动植物还算丰富,以高山来说算是很幸运了。

百花这次跟蓝雨出联合任务,地势相当高,更诡异的是前勘人员居然没发现山上是禁魔区,一时间一半的战队人员成了普通人。

这时折返太耗时,极东山脉距离中心城有足足25天日程,还是战队菁英们的脚程距离,大家都舍不得白白耗掉的时间,于是百花将大部分不用魔力催动的补给及武器给了蓝雨,自己在山下向附近做任务的佣兵队徵物资。

普通小团体依赖驱动仪的便利比战队更甚,向他们要应急物资像是要她们的命,还好在附近的皇风接到消息跑来救援,现在也只有他们这些老牌战队跟传统选手才有带两套物资的习惯了。

拿好东西上山,于锋不愧是蓝雨出来的,对喻队的行进习惯了若指掌,他们一路踩着蓝雨踏出的路线上山,在一处足以避雨的大岩石下发现已经打理过的营地,以及上一批人留下的讯息。

「蓝雨他们发现这个山脉比较独立,说要自己翻过山看看另一头,让我们去调查隔壁峰的古城。」

莫楚辰看完留言只觉得蓝雨疯了,带着没有驱动仪整一个弱质纤纤的队长,一个动不动玩脱掉坑的小剑客,整天提不起劲只会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遥控弹药师——现在废了一半,只剩枪术,就剩3个还算正常的人要翻山探险,就算这山目前看来不积雪也别玩这麽大啊?!

「喻队不做没理由的事,他本人也不是什麽需要人保护的公主,既然附近有遗迹,我们就去看看吧,蓝雨有说方位吗?」

他们爬上的位置应该算南峰,测量后发现是附近几座山中最低的,要翻山确实没有比这更合适了,于锋不禁怀疑蓝雨那群人早有预谋跑远。

除此之外,他对邹远的测量技术更是惊艳,共事一年的他只来得及看到副手精准技术下的不自信,约是张佳乐本就有把他当继承人培养的想法,武器不是步枪也不太需要狙击的弹药师居然能用普通的望远镜算距离角度。

从营地看去,对面两座山峰上都有城,彼此中间似乎有棱线可走,但从这过去得花近一天。

「不知道他们说的哪座城,总之都看看吧。」于锋叹气。

禁魔区环境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沉闷,山上略为稀薄的空气加上魔力封沉的压力让他们连呼吸都带喘,认真调整了一天才适应这种诡异的环境,接着大家排了班,每2天下山一趟联络后勤。

两座山说不出的诡异,头几天他们先朝其中一座前进,在山下走到两个法系走趴了,邹远很认真的算了很久,得出大家在原地打转的结论。

上山受阻,回营却一帆风顺,隔天换了座山头也是一个结果,拓荒暂停1天,隔天下山回来的人说,蓝雨自从上山后便失联了,蓝溪阁问他们有没有消息。

当然没有,身在禁魔区的他们不跟蓝雨一样失联就不错了,但若蓝雨已经下山却仍然无法通联,或许表示山下的环境比这里更恶劣,那就糟糕了。

这时,邹远提出「向前辈求助」这个提议,起先大家以为他们副队长又拿不定主意了,队长却在略加思考后同意,让人下山联络霸图。

对,霸气雄图军团附属战队霸图,全联盟唯二仍拥有最老资历佣兵的战队,除了其首席韩文清作为拳法家,本就将体能淬炼至极,整个联盟再没几个人能像他走在禁魔区像逛街,其他如林敬言丶张佳乐都是老江湖了,环境越严酷的地方越能发挥他们的经验。

接下来,就是等。



霸图答应援助,不日将前往极东山脉跟百花会合。

出发前一晚,张新杰敲响张佳乐房门。

「副队,要开会吗?这麽晚了。」

「有些私事想跟你谈谈。」

受邀进入房间,张新杰反手关上门,这个百花前队长一脸莫名,不知道自己找他做什麽。

本来也没啥大不了,但反常的事总是令他感觉不太对,于是他就来找队员聊聊这个可能会尴尬的问题。

「这一周的时间,似乎没见你跟叶修联络。」

作为那家伙的多年老交情,这问题还真不至于会尴尬。

「我还以为跟任务有关,结果你是来问老叶的。兴欣那帮人上次见到就不对劲,几个小鬼见到我就躲躲闪闪,问了叶修也不回答,就不去了。」

兴欣的新人态度不对吗?回想上次任务相遇的细节,两边人马相处其实还可以,拜队长性格所赐,他太习惯后辈不敢跟前辈搭话,反而没注意到张佳乐跟他队人员的气氛。

「我看魏前辈跟方锐都还正常,叶修也没什麽问题。」

「你怎麽可以拿那猥琐三人组当参考,我都告诉你了,不如帮我想想叶修在搞什麽鬼?」

「不太可能是惊喜,兴欣最近有大任务,他会很忙。」

「……我知道。」他才没有期待过。

「安文逸跟我说话的态度正常,秦牧云跟白言非也没有特别表示,林敬言跟那些人都处得不错,因此问题应该跟你有关。」

「我哪有什麽问题!」

「你没有问题,是这个问题只限定于会影响你,有头绪吗?」

「没有啊,那群小朋友是叶修在第八区捡的,我以前根本没见过。」

「再想远些,或许这事跟你在乎的人事物有关,而且是他们不需要进入神之领域就能接触的。」

「说来听听?」

「例如,叶修跟他们说了让他们无颜面对你的故事;例如,你无意间跟他们起过冲突;再例如,你多久没跟孙哲平联络了?」



能起湖浪的湖泊自然不是一两天就能翻透的,事实上,任务进行至今近一周,绕湖的绘图组才走了1/3。

叶修照例挂了个钓竿随波逐流,旁边散了包子的一地衣服,负责开船的普通成员从第一天的诚惶诚恐到今天的帮忙架了小桌子还奉茶,然后才自己跳下水,只留大神一人在上面当观察员。

大团任务就是这点好,各种东西都能带上,这次兴欣搬了两艘快艇加不少潜水设备,罗辑还给了他几个微型水下摄影机,让他装在钓上来的鱼身上。

百来人在任务点散开来也是挺地广人稀的,敢跟而且能跟叶修他们下水做任务的也没几个,最后剩下那个用着战法的青年,不知道是不是叶修或唐柔的粉丝。

张新杰不知是出于什麽心态,出发支援百花的前一天把百花蓝雨现况丶他的推测及霸图所有计画都发给了他,其中还有张霸图最新更新的地型图。总不是想跟他要那句:「路上小心。」或「早点回来。」

远处沐橙他们带着人在画岛屿分布图,千波湖上大小岛遍布,大的简直让人以为靠岸了,小的则常常被波浪淹没。

除了一开始扎营的地方,他们还在其中一个大岛上建了临时基地,在附近岛间都架了绳索,再加上木筏,如此往来周围比老老实实绕湖半圈快得多,为了收集资料,罗辑常驻在岛上,这时敲着电脑看那些下了水的摄影机。

水下光线还算充足,附近深度不会超过70公尺,不是那种会让人泛起深海恐惧症的冰河湖真是太好——找到了!

【昧光:所有水上活动成员立即靠岸,发现任务目标生物!】

消息一出,所有还抓着绳子拉木筏的人都快不敢动了,出发前发的清单上那张石凋照清楚画着一只可以一口一个小朋友的怪物,只要看图人会算比例尺。

叶修等到游得比较远的包子回来后立刻开往罗辑在的岛,途中包子不停跟老大报告着自己在水下的见闻。

「啊——我鞋子刚刚卡水草里被我脱了,我好喜欢那双,可惜。」

通讯里罗学者的话还在跑,他迅速问人从那些视角乱七八糟的摄影机里看到什麽。

【君莫笑:知道目标大约位置吗?】

【昧光:生物摄影机,编号5号,启动6分48秒后获得关键影像。】

「欸老大,故事里守护城堡的巨龙是不是都是那种有四只脚,肚子很大的像蜥蜴的那种啊?」

「大概吧,我以前没怎麽听故事。」

【君莫笑:能知道离我们多近吗?】

【昧光:距离勉强能算,但是方向不行,鱼在回到水里后大概游了170公尺。】

【君莫笑:太近了,还有什麽参照物可以推算位置吗?】

「那为什麽我在水下看到守着城的是只大蛇?啊不过他的头还蛮像龙的啦,好大个,跟我们的小船差不多大——」

【昧光:我拿水底的蛙鞋当参照物的,人工产品比较——】

叶修:「打开驱动!」

来不及看完罗辑的话,队长大人在听到队员已经在水下见过目标后马上让两人武装,自己把快艇速度调到最大并甩了两颗手雷在船后。

碰!地几声巨响,手雷炸开的同时一颗大头擦着快艇船尾冲出水面,只差不到一秒就能被人一口嘎崩脆的惊险让船上三人神经绷到最紧,那个负责辅助的普通团员虽然还举着摄影机,实则已经吓傻,如果不是包子紧紧把他按在船上,目标物掀起的巨浪能让他直接下水做饲料。

【君莫笑:罗辑,那是什麽。】

【昧光:狡蛇,水生物种,背上有棘,长翼可短暂浮空,下腹柔软其馀部位鳞片坚硬,喜食人。】

【君莫笑:兴欣的,来打BOSS了。】

叶修开启机械旋翼让包子把他投到狡蛇眼前,近距离下了一颗闪光弹,湖面顿时大乱,野兽长啸怒吼倏地清空半片湖。

包子不擅水战,只能照老大嘱咐过的打起来就去岸边接方锐,被收作临时小弟的团员巴不得离这种怪物越远越好,一个超水准让快艇甩尾往海无量传来的位置飞奔而去,跟另一艘快挺擦身而过。

沐雨橙风立在船上,吞日一个悬磁炮带着寒烟柔冲向暴走的野兽,转眼被架在船上,穿透性极强的光束射线追着队友后面打中怪物,长蛇在水面上疯狂翻滚,差点把钉在自己背上的两个人甩下去,水面一阵浅红色泽,蛇头每一下接触水面都会爆起一个炸水声,好不热闹,那是叶修在拿手雷当甩炮玩。

大蛇翻滚得太厉害,饶是苏沐橙都快站不住,只能让船再退一些,转而一炮丶一炮踏实的限制目标活动。

搭着炮弹飞来的唐柔学叶修将自己钉在蛇身上,蛇麟坚硬,如果不是战矛带着魔法属性,寒烟柔又极强悍,可能都没法像她用法硬是破麟插进去,叶修死死霸住蛇头,东一下西一下彻底废掉了狡蛇视触觉。

「小唐!霸碎!」

唐柔知道这是眼下最适合的攻击,但翻涌的蛇身让她光是固定自己都费力,根本没功夫施法,蛇尾又开始卷起,打算将她绞死。

兴欣队长看出唐柔窘境,用暗影斗篷让蛇对天色产生一瞬间的迟疑,抽出伞中剑撑着螺旋翼对蛇鼻梁一阵砍。

狡蛇哪能忍,双翼一张直直往鼻尖人咬去,迟迟咬不中,只能追,身体还没完全伸直,一段内脏直接被震裂了。

大型野兽的嚎叫足以作为声波攻击,替苏沐橙开船的人近乎昏厥地倒在船上,湖心岛营地也没好到哪去,浪打得老高,东西被吹坏,每一次蛇吼都吼得大家趴在地上,罗辑扛着攻击快速备份所有资料。

趁蛇嘴大开之际丢了三颗飞弹进嘴,后迅速翻上蛇背的叶修不知用了什麽方法滚出两个瓶子让也翻到蛇背上的唐柔接住,再逆着鳞片砍几剑后收刃入鞘,举起成矛型态的千机伞插破那个鳞片随后开出机枪朝同个点开启机枪定点狂射。

唐柔翻上背后转而将几又卡进狡蛇背上唯一鳞片比较脆弱的地方——翅膀与鳞片交界处。

接到那两个玻璃罐她就知道叶修要她做什麽了,不是魔道学者的法系拿到这种装着粉的罐子唯二能用的就是驱散跟冻结,这时当然是下寒冰粉把这大蛇冻在水上。

狡蛇不能长久滞空,现在一边翅膀又受伤,还算有智力的野兽,转头要将身上两食物淹死,转头下水那瞬间,附近水面突然冻结,特别是上腹附近的冰层,直接将它冻住了。

成功将蛇后脑打出一个洞的叶修往里面丢了颗手雷,往下再滑几尺,抓着爆炸瞬间一个朝湖面冲锋,将蛇头生生按了下去,蛇头入水那刹一阵巨浪夹着水龙卷冲向蛇头,随即冻结,这次狡蛇再也无法出声了。

叶修在水冻结那刻顺移到了唐柔旁边,帮着补了些攻击,这时方锐一行人终于跟着包子姗姗来迟。

「唷老叶我来啦,那只小蛇在哪啊?唉你们已经结束了,怎麽就不留点给我。」

「你这废物点心能不能出现在需要你的时候?」

乔一帆看到战果立刻补上冰术,安文逸尽责的替两个近战疗伤,贴身使用各种弹药道具让两人身上烧伤冻伤一片,方锐也只是随口调戏两句,船近后也下冰面帮着处理BOSS。

这时,叶修收到伍晨的讯息。

【晓枪:叶神,绝色跑来找你,详情需要面谈,现在方便回来吗?】

【君莫笑:这边战斗结束了,来些人收拾一下,水底有东西,多派点会潜水的,马上回去。】

「剩下的方锐你来指挥,伍晨说有客人找,我先回去了。」

「交给我吧!」

「老大你放心地去吧!」包子也拍胸脯道。

回到营地时没有看见外人,想来人这时在伍晨帐里,叶修一掀开门帘便被来客扑个满怀。

「……小蓝你太热情我会怕。」

「对丶对不起!」

意识到自己太激动的许博远赶紧起身,也来不及解释刚刚的投怀送抱只是动作太激烈造成的意外,只是抓着眼前的大神来来去去几句话只听得出来要他救人。

「那个……蓝桥你还是冷静一下吧,我都要听不懂你想说什麽了。」

帐里的蓝溪阁主管在兴欣有个管理员权限,ID就叫绝色,从建立日期来看可说是大部分人的前辈,可惜是别家的,大家长年只见ID不见人,都快不记得人家本名叫啥,只能绝色蓝桥的喊。

连续被劝两回,许博远终于冷静下来,找了个适当的位置站好开始徐徐道来:「喻队长他们出发已经一个多月,起初还有固定回报,两周前上山后就只有最后一封由百花代为转交的讯息了。百花那边固定每三天有一次回报,但蓝雨这一次都没有。」

这个理由不够打动兴欣。

「喻文洲他们不是小孩子,更何况黄少天也跟着,放眼整个联盟,如果连他们的任务都能有意外,那那个任务最好不要碰,谁上谁死。」

这大家都知道,蓝雨团队可说是联盟最顶尖的,连叶修都不能肯定自己带得出这麽团结又实力坚强的队伍,其实他的领导力大概真不怎麽样,否则当初出事嘉世不会没人帮他说话。

「蓝雨没有向外求援。」这是蓝溪阁没有出动,也没有像百花那样花钱去请霸图的最大原因。

「是,喻队他们上山后就再也没有跟人联络了,可是山上是禁魔区,于队说他们跟蓝雨在山下就分开了,他们现在完全是失踪状态!」

「禁魔区要对外联络本来就困难,换句话说,如果他们真遇到困难,死也会送一个人出来求援,喻文洲从来不是英雄主义人物。」

旁边的兴欣大总管觉得不太对劲:「蓝桥你跑出来讨救兵不会是你自己的想法吧?」他还以为蓝雨干部是出来求一个有力团队接任务的,搞半天是私自行动?

这个假设马上被本人证实:「上层说要再等,可是再等下去就来不及了,所以我……」

「打住,为什麽你会说『再等下去就来不及了』?」

「喻队出发前告诉过我,他们会在每次的休整时给我发安全码——用无线电,距离上次他发号已经过去一周多,队长身体没你们那麽强壮,不能这麽长时间不休息,虽然很可能只是接收器坏掉,但是……但是……」许博远开始不确定来打感情牌究竟对不对了,这麽远的路程,高强度行动,禁魔区限制,现在空闲的队伍根本没几个能出动的,找叶修除了实力,另一个便是希望人家能看在蓝雨双核的感情上——但是感情这东西,真的能打动这些刀口舔血的人吗?

这个队长目前为止除了质疑他,并没有松口的迹象。

「无线电的事有跟上层汇报吗?」

「有,可是接收器是我个人的收藏,本来就是坏的,否则应该可以通话,他们觉得不能当依据。」

「唉……我们刚打完一场,我现在魔力不是很足,你看这伤都没治全,你说怎麽办?」

「我可以给你补!只要你肯去救黄少他们,我做什麽都行!」

「……」

「……」

「做『什麽』都行?」

「都行!」才信誓旦旦说完,许博远马上被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坐立不安,突然想起补魔力指的是什麽,脸倏地红得彷佛能滴出血。

得到首肯,叶修走到许博远身后,轻轻环住他。

他站在一个矮柜前面,被环着往后靠时能感觉自己有点坐上人家大腿,视线没有阻碍,埋在各种设备中的伍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望着他们。

他无法理解现在是什麽状况。

补魔?现在?这里?在伍晨面前?

「……那个,我是第一次……」

耳边传来抱着自己的人的轻笑:「好,我温柔点。」

左臂被捧起,反复揉捏,叶修翻动柜子的声音让人紧张倍增,加深的还有羞耻的心情。

知道联盟大BOSS是老司机跟自己体验一把是两回事,更没想到这人居然有让人观赏的恶趣味,害怕间他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然后,叶修右手也绕过胸前抱紧他,一抹银光闪过,利可削发的手术刀片抵在了他的手臂上。

——等等,这跟他以为的不一样啊?

-------------------------------------------------

藍河大大,你汙了。

錯字這麼多,怎麼就沒個人提醒我一下......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