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

[叶ALL] Adventurer 10

OOC

月更了我

我上次寫到哪了?

注意事項很多,請參考第一章,謝謝

------------------------------------------------------


抱着自己的人笑得欢了。

「你在期待什么?」

「我以为你会需要更多魔力。」

「你不需要尝试这种技能,受过耐痛训练吧?」

「有……嘶!」

刀相当锐利,皮肉破开的痛觉比想象中低得多,伤口被需要魔力的人含住,再温柔的舔舐划过伤口时仍有丝丝的痛,不难忍受。

许博远仍在思考刚刚那句话。

用亲密行为补魔力是一种技能吗?「补魔」是技能还是「性行为」是技能呢?既然是技能,又为何要用「尝试」做动词?

伍晨已经不再看他们,重新埋首于工作中,兴欣人太少,却有着不输超级军团的工作量,工作起来无边无际的,如果不是报酬高昂,就得十分热爱。

他的身体渐渐凉下来,不知是血液流失还是魔力流失造成的,多半两者都有,触在臂上的唇温热柔软,每一次接触都带走身体热度,但痛觉似乎会让人变敏感,他开始紧张每一次被轻吻的瞬间,颤栗于那徘徊在伤口附近的温度。

腰上的手收紧,他的背跟身后的胸膛完全贴合,心跳撞在一起,才下去的暧昧回燃,又被毫不留情地打断。

「咳咳,叶神,差不多就好了,蓝桥毕竟是后勤,你这么热情其他几个要说你出轨了。」

叶修把人放开,随意用袖子擦去唇上的血渍,君莫笑治大伤不行,这种刀伤也只是一个回复术的事,刚刚还一副准备慷慨赴义要给他补魔的人现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活像霓虹灯。

他们家的后勤大总长用一种「我已经看穿一切」的眼神盯了他十多秒,才叫出地图跟他讨论他等等要脱队去做的事。

手上拿着霸图副队长临走前送的资料,再合上蓝雨水文图及兴欣自己的地图后,他们发现一条千波湖直通东方山脉的河道,不经过断层瀑布,看起来很适合开船的那种。

「嗯,那交通方式大概就这样,我开走一艘快艇,反正你们之后应该不需要那么先进的船了。」

「……」伍晨开始庆幸这次老板娘没来,不然这个营地说不定会被她为了做掉她的宝贝首席而炸掉。

队长擅自脱团拿公共财产做私人任务,以前那个小到不行的无极身为队长的他如果要做这种事,得跑他三、五个签核,才能把公器无偿借出去,但是这个兴欣队长只一个通讯告知老板娘他要拿走一艘快艇离开几天,就完成了全部手续。

「不用跟老板娘说明你请假的原因跟拿走快艇的理由吗?」

「没关系,她出发前就让我全权处理这些,而且你们也没有很需要我了。」

「……她能接受您的请假理由?」脱离这种自由的团体太久,他已经开始不自觉用敬佩的态度面对这种人了。

「当然,她最欣赏这种有情有义的江湖情怀了。」

是啊,老板娘对江湖道义确实有种过度的浪漫情怀,伍晨最后能在兴欣落脚也是多亏了这份情怀,听说叶修当初到处拉人时根本没几个是老板娘点过头的,如果叶修连要大家长掏钱养人都可以不过问,请假出个个人任务确实也不算什么。

但这种毫不客气的态度仍有可能被老板娘轰上几炮。

后续安排顺畅到不可思议,蓝河本就没奢望调动整个兴欣,他已经想好,如果叶修肯去救援,他就给人当副手,去掉蓝雨的人,他在蓝溪阁还是排得上号的,足以胜任大部分工作,结果叶修送了他一个大惊喜。

他揪了义斩的孙哲平。

从旁观察两人对话,许博远很快便想起之前他还常到兴欣时住在斜对面的邻居,他一开始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曾经的大神,尽管身负诅咒,打起来有时连叶修都赢不过,比于锋更合称「狂剑士」这个身分。

叶修跟孙哲平感情很好,比起黄金一代,爬过第三次拓荒的开荒者们中常有着他人插足不了的氛围,像叶修跟魏琛平时吵吵闹闹,但兴欣的重要事项他们永远要寻求对方意见;而上了战场,叶修把背后交给孙哲平都不一定会交给自家的牧师。

孙哲平很快跟叶修敲好碰头的时间地点,叶修关了通讯,直接把他赶回去了。

「那群不省心的小朋友交给我跟老孙,小蓝回去等消息,你要把春易老逼疯了。」叶修说着还用下巴指了指被讯息轰炸的伍晨。

是,他看到了,兴欣忙碌的晓枪大大平时通联设置是战队成员及老板能打语音通话、客户及同业会跳出讯息光幕、其余内部事项排队,这也是大部分后勤部主管的预设权限。

于是蓝溪阁成功让兴欣体会到当初叶修横扫第八区时他们这些后勤部每天光幕跳晃眼的烦躁。

「好……我这就回去,不过我以为大春也会找你?」伍晨都被烦得想揍他了。

「不知道,我封掉他很久了。」

他们果然入不了大神法眼。

叶修没再多聊,径自去收拾要带的东西了,他离开后,还在帐里的许博远不知怎么有些局促,硬找话题下问出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神之领域是什么样的地方?」

晓枪这时已经把春意老拉黑了,重新转身认真面对这个「半个同事」。

「神之领域很美,也很危险,那里的魔兽更凶狠狡诈,路边的花扎根在尸体上盛开,人为开辟的路总是撑不到下次进入,走过的桥随时会崩塌,一座山头、一个山脉的禁魔区不算什么,在那里会有更多稀奇古怪的限制,每次松懈,付出的代价可能都是性命。」

伍晨进过神之领域三次,得到的教让他再也无法踏上那块瑰丽的大地了。看着面前的人还没缓过来的脸色,伍晨问到:「体会高效率的补魔是什么感觉?」

「有点冷……嗯?放血补魔还有分高效率低效率?」

「是的,不过你们大概都以为性事补魔就是高效率吧。」

「难道不对?我当初在训练营时教官也是这么教我们的。」

「不是不对,而是不完全,如果性事是高效率的唯一方式,为什么反联盟的人不强奸他们占领区的民众,反而要训练自己生吃人肉?」

「因为输出者不愿意,魔力便无法流通。」

「那就跟体液内带魔力,摄取体液可以补充魔力的论点冲突了。真相是,人在受伤时会起动复原机制,伤口附近及血液中会开始充斥大量魔力,那些靠吃人补魔的不但吃的是活人,还得是尖叫不已的那种,鲜活;但人体在兴奋的时候才能有效控制、吸收魔力,魔力是不须经过转换的能量,人体也没有将普通物质转换成魔力的器官,所以体液只是魔力的载体,只要在兴奋状态下接触载体,就能吸收里面的魔力。小蓝你还不快回去。」

去而复返的叶修打断伍晨纠结的引导,自己将魔导革命后各家研究机构的成果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总结给还在纠结自己方才表现的小后勤。

许博远冲出营账,刚刚叶修的解释他听到重点了,但还不如没听到。

被一个男人在手上舔兴奋了,兴奋得莫名其妙……

山路上,红着脸的男人跌跌撞撞爬下山,觉得自己再难正经面对兴欣队长了。

 

已经有人走过一次的路线造福了后人,也让救援队的行进比前人迅速许多,还不到20天,霸图5人已经到了东方山脉山脚下。

张佳乐一路上只觉得心情复杂,没去找叶修本就是自欺欺人,觉得对方说不定只是拿他的衰运给小孩当睡前故事,人家觉得队长背后说人坏话缺德,才不敢面对他。

霸图缜密的副队长提出了另一个让他很难过的可能,关于消失多年的「前搭档」的可能。

他与他的搭档是在第三次神之领域拓荒时结识的,那时的拓荒没怎么管制,买得起船票就能进神之领域,与现在只限20大战队行动的管理方针相差甚远,当时死亡人数吓人有一半也是人员不管制的原因。

当时的一叶之秋已经颇负盛名,他跟大漠孤烟各占着前线两头,从推进进度看来颇有较劲的意味。

蓝雨的索克萨尔则常常让双方人马恨得咬牙切齿,与人作战时无人不对他的安排大骂卑鄙无耻,可有他在,不但伤亡低,兵不血刃地拿下据点更是时有所闻。

皇风的扫地焚香有几分骑士精神,当时很受神之领域原住民崇敬,比起一叶之秋跟大漠孤烟那让人绝望的武力压制或索克萨尔真小人不做作的姿态,郭明宇是少数善待俘虏,一视同仁的好人,可惜最后死在了一心替同族报仇的俘虏刀下。

百花谷的建立在最初比较像一个同盟,他和大孙的几个佣兵团朋友想合伙搞个大的,毕竟没有良好的团队总是不安全,反正神之领域那么大,多的是新团队发展的空间,然后两方人马在一次争夺战中不打不相识,决定把两边合起来,推了最强的他跟孙哲平上来,成立百花谷。

当年的拓荒不像现在快速紧凑,在神之领域启动封境装置前,他们整整搜刮了这块土地3年,多少后来的大军团都是这时建起来的,又有多少军团落幕,多少传奇就此埋骨。

在神之领域丢掉性命的人没几个能收尸的,准确地说,没死到只剩「遗物」跟军牌都是撞大运,孙哲平出事那次接的是团体任务,一个过分得很普通的任务。神之领域耗费成本太大,每个「老板」都希望cost down,但在普通区可以说上奢侈的投入在神之领域从来都不够用,不敢「下海」的老板常常删预算,不只百花,各家都一样,只有霸图像是学校里零用钱特别多的同学,还有余力接济别人,没少被叶修调侃霸图老板对韩文清是真爱。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自从第四次拓荒好几家险被「团灭」后,大家开始合伙出「菁英任务」,几家出一点人,大家分散风险,死了至少不死全部,一众大佬那难以言喻的关系就是在这种组队中组出来的,无论那看起来是爱恨还是情仇。

当时那场任务前大孙跟上面发生了点冲突,大家都以为只是队长在跟人要钱,这种事三天两头就要吵,偶尔有人到据点视察一下都能打起来,没人当一回事。

后来就出事了,至今没人告诉他彼此间有没有关系。

那天的队伍有他、叶修、皇风贺武来了一个、剩下两个轮回的人、要进沼泽找一种药用价值极高的苔藓,大孙本来不该去,但他坚持自就算废了一只手也比队里其他人强,不放心他,把张伟换掉了。

又是水又是泥还一堆植物的地方简直是长兵克星,大孙手上的诅咒会影响魔力,弄得他有些暴躁,叶修为了安抚人,一路可说牺牲色相,那时的叶修远没现在沉稳,有些东西玩起来他们这些老江湖光想都脸红。

几人花了些时间找到长在湿地上的目标,那地除了泥泞,下方也满是空洞,除了魔道能骑着扫把靠近,就剩牧师能用翅膀飞,他们当然不会把最弱的辅助放前面,最后在旁边架了一堆钢丝网,让叶修跟个刺客爬上去挖。

所有知道自己很有用的植物都有种让自己长在危险地带的本能,苔癣这种要水怕光的蕨类没办法让自己爬在悬崖峭壁上,只能靠着危险动植物做「门客」。

那个泥地下之所以空了,便是住了一窝蛇。

斓锦蝰乍看下就像缩小版的虹蛇,没有虹蛇那可怕的能力跟体型,但恶心的繁殖能力跟强烈的毒性让他在神之领域的名气一点不比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大哥弱,他们小心翼翼挖走了苔藓跟泥土,一点不意外的惊动了那窝彩带,只好转身逃跑。

如果只是普通的在森林里躲避蛇类,他们都很擅长,但神之领域的森林是活的,动物与植物的分界十分模糊,他们逃跑的举动激怒了林中生物,前一人刚过的地方马上被植物拦路,让其他人只能绕道,最后一行人被迫分散。

让张佳乐回忆,那次失败的撤退只能用「不可思议」形容。

一个顶尖的团队,居然会犯下走散这种初学者都不容易出现的错误,而且为了轻装跟方便,团队一半的物资还放在他身上,没有这些,其他人可能会遇难。这是他们犯的第二个错误。

夜晚的丛林很黑暗,植物潮湿难燃,参天树木又缠绕着植叶,把整个天空遮得密密实实,白天像傍晚,晚上简直像行走在梦境中,连动物眼瞳的反光都没有,最后他找了个四周都是荧光植物的地方生火过了第一晚。

隔天他们藉由通讯确认了彼此位置,虽不至于一晚就遇难,但只带了基本物资的野外求生还是让众人都有些不大不小的麻烦,张佳乐担心孙哲平的身体,决定先去找他。

【百花撩乱:大孙,我先去找你,你看地图上哪里位置好找。】

【落花狼藉:我这没问题,你先去找治疗。】

这次来的治疗是皇风的人,虽然撤退时一片混乱,他们仍记得保护治疗,当时除了轮回那个拿着任务目标的刺客被众人让着先走,治疗也被推得很前面,当时他们在躲避几颗比蛇更凶的爬藤植物,一晃眼几个转弯治疗就不见了,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什么事,目前他在一个跟大家有些距离,但相对安全的区域,张佳乐让人在原地别动,等他去接。

这片森林危机四伏,类似丛林的环境及会移动的植物让人方向感尽失,张佳乐花了半天才找到有些狼狈的温柔天使。接到人,孙哲平那边又断了联系,只好转而问其他人状况。

【百花撩乱:叶秋!我找不到大孙,他身上那诅咒很邪门,没办法撑太久,你有消息吗?】

【一叶之秋:没有,我试着找,听说你跟温柔天使在一起?】

【百花撩乱:刚碰到的。】

【一叶之秋:好,你们要小心,特别是你。】

【百花撩乱:啊?要我特别保护好她的意思?这不是废话吗。】

【一叶之秋:不……总之,你现在开始不要联络任何人,等我或老孙的消息。】

叶秋说完便切断了通信,张佳乐虽然觉得自己有如五里雾中,也只能带着队友继续前进,还未等他们找到下一个扎营地点,远方便传来爆炸声响。

「出事了!」

他跟温柔天使当下马上朝事发地点赶,心里非常紧张,虽然只有贺武那人是枪系有带炸弹的习惯,但大家或多或少都带了些火药,无法判断被逼得在这种环境引爆的人究竟是谁,只能祈祷不是有状况的孙哲平。

爆炸声没有立即停止,整座森林沸腾起来,无数声音及动植物开始欢闹,他拉着治疗妹子的手,光是躲避对领域太过敏感的动物就有些捉襟见肘,温柔天使很勇敢,各种抗性也高,不是那种柔弱得非要保护不可的牧师,导致中间张佳乐一度想丢下治疗赶路,还好脑袋里还清醒着想等等找到人一定需要治疗所以治疗非带不可。

莫非定律,只要有机会出错的事就一定会出错,这趟任务一波三折,绝对还有更多意外没被发觉。

预感这东西,从来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张佳乐找到战斗地点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轮回那个剑客被拆碎了挂在一团植物上,孙哲平半个人被藤蔓卷住,就要被拖走,叶修试着用火烧,但是藤蔓太多,连救人的都快被一起拉走了。

「大孙!」

张佳乐顾不得爆炸会引起的骚动,抽出两颗手雷就往根部丢,全被截下,只能提前引爆,瞭剩余无的炸断几根枝叶。发现炸弹效果不佳,弹药师只好换上冰弹匣,冻住植物给两人留出逃生空间。

会特意演化出攻击手段的植物如果不是需要食肉,通常还会带毒藏针,附近的灌木被爆炸吓得散出了有麻醉效果的花粉,被及时冰封,但空气里仍然飘了些出来,砍藤枝的叶秋动作一顿,直接被划伤额角。

替叶秋补完枪后,他前进几步打算帮搭档搞定那堆烦人的枝叶,突然后面传来动静,反射就地一滚,闪过一个机械追踪爆裂物,旁边的草丛立刻窜出一只机械狗,一把咬住他的脚踝,树冠上掉下一圈眼熟的装置,他赶紧炸飞,出手开始抢救自己的脚。

被同伴攻击实在匪夷所思,但现况不容他多想,机械师的干扰让他再无法有效给孙哲平帮助,而攻击选择有限的条件下,实力强悍不下旁边两大神的他打得狼狈万分,一个闪避不及,被机械手臂掐住脖子卡在树干上,对他们背后放冷枪的机械师问他:「红星峡谷要怎么进去!」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是真的听不懂,这个地名他没从搭档那听过,既然让他们不惜攻击百花正副队长也要问出个所以然,可见红星峡谷是个十分重要的地方。

没有问出东西反而被人拚着断脖子危险蹦了一枪的机械师滚到地上,腹部枪伤还不至于致命,但人在野外,受这种伤跟死也没差多少,皇风那个治疗恐怕不会轻易给他医治,机械师掏出一个小瓶子,拔开封口用手指堵住大喊:「孙哲平,你再不肯说就让所有人跟你一起上天吧!」

这个威胁终于奏效。

张佳乐几乎站不起来,终于摆脱那堆植物的两个队长离他不远,温柔天使终于反应过来得制服这个伤害队友的人,仗着身上两道防护术加持,直接扑了上去。

机械师将炸药引爆了。

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干嘛引爆,明明是想威胁人,结果真的把大家一起炸了,死前还在想拿到情报下辈子不用愁了。

张佳乐最后的记忆,断在他的队长扑倒覆在叶修身上的画面。

再后来他是在叶修背上醒来的,残忍静默背着温柔天使走在旁边,注意到他醒了,朝他点头问好,叶修没说什么,只是将他提了提,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气氛压抑,有叮叮声随着叶修脚步轻敲作响,他伸手要掏他衣襟看是什么这么吵,没人阻止,他很快就把那两块军牌拿了出来。

一个是叶修的,那时上面写的还是叶秋,联络人已经从曾经的吴雪峰变成苏沐橙。另一块是百花的款式,跟他脖子上挂的那块有些色差,写的第一联络人是自己,名字是……孙哲平。

「叶修?」

他吶吶唤了背着自己的人,没有响应,只觉得被往上托了托,然后他们继续往前走。

手腕嗑在锁骨上的触感有些不适,举起一看,发现原本戴着百花撩乱的地方扣了另一副成对的环形驱动。

「……是落花狼藉啊。」

没人应他。

就这样走了几天,剩下的4人气氛有些压抑,直到最后一天,他才找了个没人打扰的时机抓住叶修。

「告诉我真相。」

他们到底为什么得死。

叶修当时对他这个问题可说十分惊讶,似乎没想到孙哲平什么都没告诉他,百花队长跟叶修是同一种人,为了保护他人,宁愿一肩扛下所有压力,如果曾经的百花有多依赖队长的强悍,现在的张佳乐就有多痛恨。

如果,他的警觉性在高点就好了。

如果,他能早点注意到同伴的异样就好了。

如果,他不答应让伤者同行……

可惜再懊悔,如果也是没有意义的。

叶修的解释十分简洁,直白而粗暴的故事让人一时反应不及,

 


评论(3)

热度(21)